据美国《新闻周刊》报道,近日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中断了对该国“环保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蝙蝠冠状病毒研究项目的资金援助

据美国《新闻周刊》报道,近日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中断了对该国“环保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蝙蝠冠状病毒研究项目的资金援助

据美国《新闻周刊》报道,近日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中断了对该国“环保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蝙蝠冠状病毒研究项目的资金援助。
▲研究人员在对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进行研究(图据《新闻周刊》)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报道称,“环保生态健康联盟”在全球范围内收集、研究病毒,检测潜在的、可能引发传染病大流行的冠状病毒。2019年,NIH更新了对该机构的资助计划,在未来5年提供400万美元,以支持冠状病毒研究项目。
此番突然中止相关资金支持,遭到了美国国内77名诺贝尔奖得主的强烈批评,他们向美国政府所属部门发表公开信表示:“科学研究不应该受到政治力量的影响。”
77名诺奖得主发公开信指责美国政府“断供”
中新社5月24日曾报道称,被NIH中断资助的“环保生态健康联盟”总部位于纽约,是一个非盈利团体,自1971年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创新性环保科学领域,将生态学与人类和野生动植物的健康联系起来,旨在保护野生动物,促进公共卫生,预防传染性疾病的大流行。
据了解,早在2008年起,NIH就一直在向“环保生态健康联盟”提供专项资金,资助它从事蝙蝠冠状病毒的相关研究。在NIH的资助下,“环保生态健康联盟”迄今为止已经发表了20篇研究论文。2018年2月,该联盟发表的一篇关于“从血清学角度证明蝙蝠的病毒是如何传染人类”的论文在专业领域得到好评。在新冠疫情全球大爆发期间,“环保生态健康联盟”提供了许多非常专业的研究成果。
对于NIH突然中止对“环保生态健康联盟”提供专项资金一事,美国77名诺奖得主于近日向美国政府所属的NIH和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发出一封公开信。据了解,这77名诺奖得主均是1975年-2019年之间的诺贝尔化学奖、物理学奖、生理学或医学奖的获得者。中新社报道,公开信上说,在美国总统特朗普4月的一场记者会上,一名记者引述错误信息,称“环保生态健康联盟”向武汉科研人员提供了数百万美元资金;在特朗普回应这一问题数日后,NIH以该联盟“项目成果不符合计划目标以及NIH的优先事项”为由,中断了对他们的资助。
对于NIH给出的中断资助理由,诺奖得主们认为,在当前情况下很“荒谬”。
上述77名诺奖得主还在公开信中强烈指责了美国政府的“断供”做法,他们表示:“科学研究不应该受到政治力量的干预。一旦开了这种先河,今后所有基于政府援助而开展的科学研究项目,其可信性都会受到威胁。”因此,77位诺奖得主要求:“美国政府应该立刻停止‘断供’的做法,要采取适当的措施与接收资助的一方进行沟通。”
号召77位诺贝尔奖得主联合上书NIH的组织者、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新英格兰生物实验室首席科学官理查德·罗伯茨认为,“我们如果在此时去切断那些对抗冠状病毒重要人士的资金来源,那么疫情何时才能终止呢?”
被中断资助的联盟主席称,科学政治化会付出生命代价
对于上述77名诺奖得主的公开信,美国科学学会表示支持。其中,美国生物化学·分子生物学会(ASBMB)、美国病毒学会(ASV)、美国遗传学会(GSA)等31个研究团体也于5月20日向NIH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发表了联合公开信。它们敦促NIH及时改变对“环保生态健康联盟”断供的错误做法。并称在新冠大流行危机时刻,持续将科学政治化是一个危险的趋势,不仅伤害科学的包容性,也危及人们的生命安全。
据了解,“环保生态健康联盟”的主席和首席科学家是大名鼎鼎的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博士。他的主要研究领域是新发传染性疾病和生态学研究。他在新兴病毒性人畜共患病方面拥有广泛的背景知识,重点研究了病毒性人畜共患疾病与其潜在的人为驱动因素之间的联系,包括确定SARS的蝙蝠起源,检测尼帕病毒和亨德拉病毒,识别野生动物病毒溢出的风险因素,以及发布对全球新发疾病热点的首次无偏见分析等。
值得一提的是,公开信署名人之一、曾在NIH工作的哈罗德·瓦慕斯(Harold E. Varmus)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美国政府总是在科研中设定一些科学家可能不会认可的“优先事项”。但“环保生态健康联盟”的研究完全符合联邦“优先事项”,中断资助的做法是滥用政治权力,以控制科研运作。
与哈罗德·瓦慕斯观点不谋而合的,还有彼得·达萨克。据悉,在当地时间5月10日,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著名栏目《60分钟》播出的一期深度调查节目中,彼得·达萨克直言,科学政治化会付出生命代价。
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罗天
原标题:《77名诺奖得主联名谴责美国政府:科学政治化会付出生命代价》
阅读原文